养老阴阳师庭院二三事


站狗茨邪教的原因如图,OOC是我的,我就是那个有SSR却战斗力极其低下的养老阴阳师ORZ



大天狗坐在庭院的樱花树底下发呆,他有时候实在是不懂自家阴阳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自家阿爸是个不务正业不思进取的养老一族,用和自己差不多同时来庭院的青行灯的话来说,阿爸并不像隔壁许多的叔叔阿姨一样每天在寮里各种祈求着咕咕鸟,年纪轻轻就有了自己这种大妖怪,可是整个人每天还是懒洋洋的晒太阳逗式神,要是搁在别的阴阳师庭院里,别人家的大狗子早就日天日地日崽子了。

“可是我并不喜欢狐狸崽。”大天狗记得自己很是严肃地回答了青行灯,可是那个绿油油的大妖怪只是轻轻瞥了自己一眼,依旧坐在灯把上翻看着据说是哪家的式神新出的奇怪的话本。

“那你去找个喜欢的呀,说不定到时候阿爸就兴趣来了把你也培养成日天日地的样子。”

大天狗托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那种中二到不行的样子太刺激人了,一点也不适合这个懒洋洋的庭院,这样太不像阿爸的儿子了。

 

“狗子啊,你”

大天狗面瘫着一张脸看着自己阿爸欲言又止,心里猜测着是不是自家不靠谱的阴阳师又闯了什么祸要自己去善后。

“狗子啊,你是阿爸最喜欢的崽,只要你喜欢,阿爸都会满足你的。”

大天狗一头雾水的被阿爸塞了一只团子到自己怀里,毛茸茸软乎乎的手感真不错。一头白毛虽然天然卷但是摸起来甚是柔顺,手感比狐狸崽的尾巴也差不了多少,虽然不知道阿爸为什么塞一个团子给自己,但是为了这手感和团子自带的金灿灿光环,大天狗还是勉强把团子抱在怀里。

“阿爸,你是要我带这个团子?”

“什么团子,这是你童养媳你知道不?”阴阳师用手中的折扇轻敲了一下大天狗的脑袋,“狗子啊,你知道阿爸写了多少次酒吞的蓝符和勾玉茨木都不来么?今天阿爸就手滑写了下大天狗茨木崽就屁颠屁颠地来咱家了啊,说这只茨木团子跟你没点啥阿爸都不信。所以从今以后,这只茨木团子就是你的童养媳了,要好好照顾人家,把他养的白白胖胖早日长大好一口吃掉。”

被阿爸的神逻辑弄得一头雾水的大天狗极其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总觉得阿爸最近是不是被青行灯分享稀奇古怪的话本给荼毒了。

不过还好,阿爸至少没让自己去照顾那只天天到处撩小萝莉却反被各种摸摸揉揉的狐狸崽。

瞅了眼窝在自己怀里睡得冒泡泡的茨木团子,大天狗还是动作尽量放轻的起身抖抖翅膀,找到了经常和自己一起出门的座敷童子以及沉迷输出的莹总大人等其他小朋友,乖乖去给自己作为的童养媳刷材料去了。

 

自家大狗子真是个认真干活不搞事的好孩子,某个不上进的阴阳师正在和好友坐在庭院里边品酒边夸奖着自己的崽。

“也只有你才把这种大妖怪养成居家人妻,”好友摇摇头,“要是放在其他阴阳师那里,大天狗早就是特别厉害的式神了。”

“哎呀,我家狗子现在也挺好的嘛,你看我家庭院多温馨了是吧。”不顾好友的嫌弃依旧抛着媚眼的阴阳师今天也悠闲地过着养老的日子呢。

吹着微风,静听花落,与好友共品美酒,看自家的式神们满庭院里上蹿下跳的身影,这样就很好呀。


评论 ( 15 )
热度 ( 50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