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少年【台韦】

祝大家新年快乐~猴年吉祥嗷~【好官方的祝福2333】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有好好的粮吃!

产粮的太太可以不断更!

喜欢的爱豆可以越来越好!

祝大家新的一年都顺顺利利啦~


梗:光阴,CP:台韦,接太太: @Dynamite 的目光

下一位太太~: @酒昧 



小小少年【台韦】


放学后到晚饭之间是明台练习钢琴的时间,聪慧如明台,学过的琴曲不用几遍就会了,之后便会缠着明家大姐明镜想尽办法偷懒出去玩。然而今天明镜回家的时候还能听到明台弹琴的声音,直到吃饭的时候明台才出现。

“明台啊,今天怎么这么认真练习啊?”

“大姐~我明明每天都这么认真啊!”

“怕是我们家小少爷又在学校里闯了什么祸了怕回家挨骂,便乖乖地在家练琴吧!”

明诚听完大哥的话,跟着悄悄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大哥,我们家小少爷也有听话的时候,你看这不就很乖嘛。”

“阿诚哥~连你都取笑我!你们都不疼我了,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去找孟韦!”看着连阿香都在一旁偷笑,明台更加不高兴了,说着就要起身收拾东西,却被明镜连忙抓住手,连声劝着坐下。

“你们两个当哥哥的,怎么净只知道欺负明台,没规矩。”用眼神教训了两个当哥哥的,明镜又转过身温言细雨地对明台说,“明台啊,谁要是欺负你啊,你就和大姐说,大姐给你出气。别在动不动就说要离家出走,这是你的家,你要走到哪里去呀?”说着就夹了一筷子明台爱吃的菜放到他碗里,“这可是阿香特地给你做的,多吃点。今天那么认真练习,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啊?说给大姐听听可以么?”

明台美滋滋地吃着碗里的饭菜,含糊不清道“我今天就是高兴,可高兴了!”三两口扒完碗里的饭,便兴奋地手舞足蹈想要给哥哥姐姐们好好讲述一番。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可好可好看了,就跟阿诚哥一样好看!你们猜他是谁?”

“一个叫孟韦的人?”

“阿诚哥你怎么知道的!?”正打算好好卖一个关子的明台被自家阿诚哥的话惊呆了,阿诚哥怎么会知道孟韦,虽然孟韦和阿诚哥长得有那么些相似,虽然孟韦比阿诚哥更年轻更瘦弱,难不成孟韦是阿诚哥失散多年的亲生兄弟?

“哈哈哈哈!”明台满脸惊恐一脸的懵样,让明诚不禁笑出了声,自家这个小少爷逗起来真是挺可爱的,“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你刚刚明明自己都讲了啊。你说你要离家出走,你说你要去找什么孟韦。这不都是你自己说的?也不知道这孟韦是什么人,难道是个很好看的小姑娘?把咱们家小少爷迷住了?”说完还和明楼对视点点头,“能把咱们家眼界那么高的小少爷迷住啊,一定是个大美人!”

明楼也跟着点点头,“明台也不小了,要是有心仪的人啊,就去跟大姐说。”

两个哥哥都这般开自己玩笑,明台心里顿时不开心了,明明是想要和他们分享自己的好朋友方孟韦,怎么扯到心上人了。不过,孟韦长得那么好看,要是个姑娘说不定自己就真的娶了他。

“好啦好啦,都不要欺负明台了。明台啊,你不是要给我们介绍孟韦嘛,来说说看。”

“孟韦啊,唔,他叫方孟韦啦。是个长得特别特别好的男生,男生!听到了吗?不要再说心仪的人了。孟韦的眼睛润润的,就跟小时候看见的鹿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纯洁。每当我看向孟韦的眼睛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眼睛里仿佛是装满了整个银河系,天悬星河,繁星灿烂。”

“说到底,这和你一回来就乖乖练琴有什么关系呀?”

“因为孟韦他大提琴拉的特别好,我不希望他和别人合奏,所以我就只能努力练习钢琴,这样就可以和孟韦合奏啦!”这样孟韦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和自己相处了,至于这些小心思,还是不要让大姐他们知道,不然又得笑话了。

“这个孟韦看起来是个好孩子,明台呀,以后要多和这种孩子交往。什么时候有时间把这个孩子带家里来玩,我们也好认识认识。”

“知道了,大姐,我会跟孟韦说的,如果孟韦愿意的话。”

明台美滋滋地想,孟韦那么优秀,单单是听到自己的讲述大姐他们就那么喜欢,要是带回家来可以和自己住在一起就更好了。

 

每一次和孟韦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明台都会特别开心,孟韦虽然看起来冷冷的不好相处,但其实是一个内心特别温暖的人,只不过其他人大概是被孟韦的外表所欺骗吧,总觉得他不好相处,这样也好,这样孟韦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明台知道孟韦有一个爱好,一个和他冷漠外表不相符的爱好,那就是孟韦是个小吃货,只要有好吃的东西的时候,孟韦的眼睛就会变得亮亮的,仿佛是天上的星子闪着光芒。

明台经常会带着一些或是阿香或者是阿诚哥还不容易下厨做的点心,又或者是再常去的糕点铺里买的点心。总之,在每一次和孟韦出去约会,对,明台对自己和孟韦出去玩的时光都叫做约会。每一次约会明台都会准备各种各样不同的糕点,只要是能买到的,要不然就是在家里撒娇让阿香或者阿诚哥做的。

孟韦每次吃东西的时候,就会想一只小仓鼠一般,腮帮子鼓鼓的,睁着大大的眼睛全神贯注与糕点,十分虔诚。若是品尝美食的时候被明台打扰了,就会像是被惊扰到的小动物一样,眼眶泛红地望着明台,眨巴着眼睛好像下一秒眼泪就要落下来似的。

方孟韦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明台就会想欺负他更多,可是若是孟韦真的哭了,明台却又会心疼。

在明台的记忆中,方孟韦只在自己面前哭过一次,然而却是那一次让明台知道,他一点都不希望再次看见孟韦的眼泪。

那天明台想起大姐之前的话,想要邀请孟韦去自己家里,可是当明台提出这个邀请的时候,孟韦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然后明台就看见一滴又一滴的泪水从孟韦的眼睛滴落。孟韦哭的时候特别安静,只是一个人在那里落泪,无论明台怎么问他都不说话不回答,只剩下大眼睛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上都满是泪水。明台就这样被孟韦看着,仿佛被蛊惑了一般,慢慢地靠近孟韦,孟韦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似的闭上了双眼,明台的吻就这样落到了孟韦的眼,吻得那样轻若鸿毛却那样神圣。

两个小小少年在逆光中靠在一起,阳光给相拥的两人打上了一层温暖的光晕,就像光阴能就此停止,这一刻就是永恒。

 

明镜知道明台一直和方孟韦交好,从明台一直以来的描述中她都可以了解到方孟韦是个好孩子,不仅单单是模样好性格好,家教也是很好的。只不过因为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直不愿意到家里来玩,明镜倒是很想见见这个孩子,遇到这个孩子之后啊,明台感觉瞬间长大了很多,让人欣慰啊。但是人家不愿意来,也不好强迫。算啦算啦,孩子自由他们的福气,管那么多干嘛,他们开心就好了。

 

假期的时候,明台终于连蒙带拐,在再三保证自家的哥哥姐姐们都不会去,只有自己和孟韦两人世界之后,和方孟韦一起来到了明家在维也纳的别墅。

“孟韦,你说我们每次假期都来好不好?就在这个院子里,我弹钢琴,你拉大提琴,要是阿诚哥和大哥大姐一起来也行。阿诚哥啊就给我们两个画画,阿诚哥画画可好看啦,就让阿诚哥每年都给我们两个画一张,从少年到青年到中年然后到老年,这可比照片珍贵多啦。我们以后把每一张都挂在我们自己的房子里,看起来就像光阴被封存了一样,要是等着我们两个离开世界的时候,就让大哥或者阿诚哥的孩子给我们办个画展,让别人都知道我们两有多美好。你说好不好啊孟韦?”

得不到孟韦回答的明台伸手抱着孟韦的双肩将他转了过来,“孟韦,你有没有听我说嘛~”带着明台特有的撒娇语气,掺杂了吴侬软语的音调,听起来软软的,就想最甜蜜的糖一样,放进嘴里慢慢融化。

孟韦看着明台,眼睛亮亮的好像被明台所描绘的生活吸引住了,充满了向往,白皙的脸颊也因为明台的靠近和动作而染上了些许绯色。孟韦看着一脸严肃认真等着自己回答的明台,点了点头,乖巧的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而不是平时那样难以亲近防备人的小狮子。

明台顺着抱着的手臂将自己的手绕到了孟韦的背后,紧紧将孟韦抱在怀中,因为身高的原因,将唇在孟韦的额头安抚般的亲吻着,右手在背后一遍一遍轻抚,给怀里的大猫顺毛给以温暖。

 

麻烦大家走个长微博啦么么哒


第二天一早,明台还未来得及回味昨晚的酣畅淋漓,就只能被迫躲躲藏藏背着在琴房里练习大提琴的方孟韦偷偷地洗着内裤和床单。“竟然只是个梦!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把孟韦吃到啊!我的孟韦啊,那么美好的孟韦。”

像是为了完成当初的承诺一样,每年的假期,明台都会带着方孟韦到处旅游然后会回到维也纳的别墅小住。只不过明台一直有一件遗憾的事情,孟韦还是不想和自己的家人见面,当初那个一年一张让阿诚哥画画的愿望也没有实现。可是明台觉得只要有真人在自己身边,就算没有画也没有什么的。反正当两个人都老了的时候还有对方,彼此是那些一起走过的光阴的最好证明。

 

当明台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病床上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孟韦似乎是有危险,他要去救孟韦。但是之后他就昏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为什么一醒来就在医院。那孟韦呢!

 

“明台!明台你终于醒了!”

“大姐,大姐,你看见孟韦了吗?他是不是受伤了?大姐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孟韦?!明台你在说什么呀?哪里有什么叫孟韦的人啊!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才醒啊!你知不知道你让姐姐多担心啊!”

明镜一边流泪一边诉说,眼泪仿佛针一般扎入明台心里,这样流泪的大姐让他感到不安,他潜意识里开始感到害怕和慌乱,他觉得一切事情好像都和他经历的不一样。

明诚扶住哭的不能自已的明镜,沉思之后还是决定对明台说明,“明台,你知道你睡了多久么?你知道我和大哥大姐我们多担心你么!你说的哪个孟韦又是谁?”

明台的眼睛越睁越大,他觉得一定是孟韦出了什么事情阿诚哥编谎话来骗他的,“阿诚哥,你是家里最心疼我的,你怎么也用谎话来欺骗我!你明明知道孟韦对我有多重要,你明明知道的啊!”

从小看着长大捧在手心里疼得明台歇斯底里地喊叫哭泣,明诚心里也不好受, “明台,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你整整睡了一年。”

“什么?!”

按下明台猛然惊起的身体,将明台的枕头抬高让他安稳地靠在上面,小心翼翼地握住明台的手。

“不信你自己看,这一年你一直昏睡,无论中医西医都说你身体很好但是就不知道为何会昏迷不醒,这一年以来都是靠着输营养液来维持你的身体所需,你都瘦成了这样。你知道你能醒来我们有多高兴吗?你知道大姐天天都在这里守着你有多心疼!”

看着阿诚哥脸上满是担心,看着大姐通红的眼睛和似乎骤然老去的脸,明台知道阿诚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他的,可是他明明一直以来都和孟韦一起生活啊,难道他和孟韦的点点滴滴都是自己的一场梦么,他只是在梦里遇到了那个他心爱的人吗?

“我把我的孟韦弄丢了,我不知道我把他丢在了哪里。”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明家的小少爷已经退去了青涩的外表,被霜雪染白了双鬓。

自从那年在医院之后,为了大姐大哥和阿诚哥安心,明台就已经不再回忆起方孟韦,不在回忆起那个陪伴了自己整个最美好时光的少年,那个自己最爱的少年。然而即使不去刻意回忆,明台也从未忘记,只有那个人是自己爱的人,自己走过漫长的光阴看过漫长的岁月等待着他。

明台坐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沐浴在夕阳下,恍惚中又看到在维也纳别墅院子里拉大提琴的方孟韦,他还是少年的模样,依旧如小白杨一般的挺拔,抚着琴弦对自己浅笑,眼睛里是熟悉的光。

“小叔,今天我带了个同学回来,他会拉大提琴,可厉害了!”

“叔叔你好,我是明希的同学,我叫方孟韦.”

 

眨眼间,仿佛又是小小少年模样,还是那年阳光,还是那年逆光下的亲吻。


评论 ( 15 )
热度 ( 92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