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下【臣璞】

继续OOC,文笔渣已无救。

OOC慎入!!!!!

继续占苏靖的TAG卖个安利~

谢谢!


书生下

 

一人舞剑一人画符,若是天气晴好心情也舒爽的时候,石太璞也会教上宁采臣一招半式或者去打些野兔来给两人加餐。也幸好是这段时间燕赤霞忙着练习以前落下的东西,否则就这点野味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这么用功,当真是为了救小倩姑娘拼命了啊。”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宁采臣耍剑也愈加像模像样,要是骗骗普通人倒也够了,可是若真是去对抗黑山老妖根本不够看,饶是如此石太璞也会时不时地拿他打趣。

“小倩是我的朋友,作为朋友我肯定是要帮助啊的。再说了,黑山老妖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若我们不将其消灭,他就会去祸害更多的人。”

手持宝剑,凛然正气,还真有一股子大侠范儿。可惜啊可惜啊,不过就是一个书生罢了。

“心怀天下,倒有几分气魄。只不过嘛,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打算英雄救美,好让小倩姑娘以身相许的呢!”

“石兄莫要胡说!姑娘家的清白岂能儿戏。”

两人相处多时,偶尔也会名字相称,只不过若是像现在这般气急了也有连名带姓或是恢复了往日那般疏远的称呼的时候。

“行了,行了,我不说了。不过嘛,你们读书人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般说着竟然还配合着摇头晃脑踱步起来,老学究的模样让宁采臣哭笑不得。

“别打趣我了,有这闲功夫不如多练练,我可从来没有看到你练功过啊,到时候拖了后腿可别怪我不救你!”

“你练你的吧,我总比你强。”

手摸上挂在腰间的皮鞭,轻轻拍打,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倒是希望那燕赤霞能恢复的好好的,不让自己有机会动用到这鞭子,但若真是遇上危险。“唉,只希望一切都顺利。”

 

“你说什么!”

放在肩上的手用力将愤怒站起的宁采臣按了下去,“好不容易放倒了小倩姑娘身边的人溜进来,你这般大呼小叫的是想惊动远处的人来捉我们么!”

“当然不是,可是,可是那黑山老妖竟然要小倩嫁给他,这可如何是好?”

“我倒是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向宽容大度的宁采臣今天格外的容易发火,在即将第二次被石太璞的话点燃的时候,却在望向石太璞的瞬间愣住了。

知道石太璞有着不错的外貌,两人一起上街去采买生活所需的时候,不少女子也会被其的外貌所吸引。然而一来是同为男子又相处的了许久,二来是石太璞向来不苟言笑,就算是打趣嘲笑自己的时候也是绷着脸。而如今在烛火的映衬下,嘴角挂着胜券在握的笑容,鹿眼中似是泛着水光与烛火相应,粼粼波光勾的人仿佛要沉醉其中。

骨节分明的手在眼前晃了半天,宁采臣才恍若从梦中惊醒一般,“为何说这是一件好事?”

“你说,若是我们以娶亲为契机,想办法近了黑山老妖的身,这个时候施以偷袭,虽说不能伤及性命也可以让他元气大伤。这个时候再辅以阵法对其进攻,必定比正面袭击要事半功倍。你说,着是不是一件好事?”

“此法可行。”

一直充当着背景的燕赤霞在一番权衡之后做出了结论,虽说修道之人应当光明磊落,可是在对付这种罪大恶极的妖的时候该用的方法必定不能放过。“只不过,如此一来,若是这新娘真的是小倩的话,那在伤了老妖之后必然会被老妖反击受伤。”

“嗯,而且小倩姑娘虽说是妖却不善武力,而且又是女儿身,想要脱身便难上许多。”

习惯性托住挺翘的下巴摩擦起来,不停地念叨,“若是这样,那就得我们三个人假扮小倩姑娘了,只不过宁采臣是个书生武功太差,燕兄又太过健壮……”

话还未说话便发现其他三个人的视线都汇集到了自己身上,石太璞这才反应过来竟然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乖乖跳进去了。

“你,你们望着我干嘛?!”被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说话竟然结结巴巴起来,石太璞一向自诩聪明从不蹚浑水,可自从遇到了宁采臣,却是尽做这般坑自己的傻事。若是此事了了,定要摆脱宁采臣,不然迟早得把自己都赔给他。

这种情况看来是逃不过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不过,我有要求。我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就算是为了除妖假扮新娘我既不涂脂抹粉也不佩戴那些个女子的饰物,就连那嫁衣我也只穿红色的男子的衣衫。”

“其他的只要有盖头都好说,可这嫁衣……”石太璞的眼神中杀气太盛,本着一颗想要看好戏的心的宁采臣也只能妥协,不过既便如此日后也有了嘲笑石太璞的地方。

 

石太璞身量虽高,却比一般男子要纤细许多,腰盈盈不可一握,全都穿戴好之后,远处看去到真有弱柳扶风如花美眷的意味。若是安安静静的,旁人也只会以为身高比较高的女子,那黑山老妖也未见过小倩,定是可以瞒过去。

躲在自己的藏身之处看着石太璞缓缓步入黑山老妖的住处,宁采臣恍惚想到若是有朝一日石太璞也能一袭红衣的与自己成亲,那便是自己几生修来的福分。

 

巨大的爆炸声让宁采臣本能的有些害怕,被小倩紧紧握住的手已经变得汗津津,脑袋被爆炸声震得突突直疼,似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快走!”

冲出废墟的石太璞拉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宁采臣奔跑起来,“我方才引爆了妖丹,距离很近,想来黑山老妖已经是受了重伤,你带着小倩姑娘赶快离开,剩下的就由我和燕兄处理。”

“我要留在这里,我可以帮忙的!”

“胡闹,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我还不知道?”贴身放置的护身符交到了宁采臣手中,“这护身符收好,黑山老妖本体太庞大,若是分出分身来对付你们,你手上的七星剑可以抵挡一二,如果抵挡不了,至少这护身符可以可以保你一命。”

说完,将宁采臣推远,脚下发力一蹬便加入了黑山老妖和燕赤霞的战局。

 

宁采臣安顿好小倩,握紧七星剑,护身符放在最靠近胸口的地方,正打算返回黑山老妖的住处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一直担心的人扶着受伤的燕赤霞朝着自己走来,宁采臣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加安心。

“黑山老妖已经死了,只不过燕兄虽没有致命伤却伤势依旧有些严重,需要及时治疗多加休息。多亏了燕兄承担了大部分黑山老妖的攻击,我才能趁机攻其不备,也没受什么伤。”

“当真没有受伤?”

“当真。”

说着还张开双手,转了一圈,“你看,我好着呢!”

张开的双手仿佛是想要拥抱一样,如此想也如此做了的宁采臣便将石太璞抱在了怀中,身高上的优势使得看起来就像石太璞主动靠在其怀中一般。

“我很担心。”

“我知道。”

“你平安就好。”

“我知道。”

推开还想继续唠叨的宁采臣,也不知道这书生突然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刚刚那突如其来的拥抱竟然让自己心绪不宁,几乎快要压制不住自己的伤势,这书生活脱脱就是自己的克星还差不多。

“别抱来抱去的,我身上难受的很,小倩姑娘都已经带着燕赤霞去疗伤了。我浑身弄得脏兮兮的也得让我去梳洗一番。”

“那我呢?”

“你?你就好好的准备好吃的,来犒劳我啊。”

 

现下疗伤的疗伤,照顾人的照顾人,怕是没有人想到烧水沐浴了,反正也是糙汉子糙惯了,石太璞放弃了回房间的想法,转身往河边走去。

许是压制了太久,一旦放松下来伤口疼得愈加厉害,火烧火燎的。整个人也有些晕眩,不知道是失血过多造成的还是那老妖的爪子有毒,黑山老妖修炼了那么久,怕是有毒的几率大得多。

撕扯掉肩部的衣服,黑色的血液从左肩的伤口不断渗出来。还好是大红色的布料,在夜色的遮掩下也没让宁采臣看出什么端倪,只不过伤口太深又有毒,还是要先清洗一番再做打算。

“唔,”温热的触感让本来因失血而冰冷的肩部泛起不适,瞪大眼睛转过头去看到宁采臣伏在自己肩膀上给自己用口吸取毒素,来不及说话身体就主动地将宁采臣推出去,“你疯了吗!你不知道是很么毒就用嘴去拔毒,你以为所有的毒素真的就像你们看的那个书上说的那般简单么!”

自己有修为还好,可是宁采臣只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刚刚用嘴拔了毒素,似乎是不小心吞了下去,现在整个人开始面色泛青,一看就是中了毒的模样。

这还哪里有心思生气,扶起被自己推到在地宁采臣,在随身的锦囊中翻找,平日里驱鬼捉妖毫不紧张的手此刻竟然颤抖起来,明明是熟悉无比的丹药寻找起来也显得分外艰难。

“吃下药,不要说话省点力气,我现在就想办法带你去解毒。”

“你没事就好,我看到你左肩上面的黑血就情不自禁想要为你解毒,是我逾越了。”

毒素一压制住宁采臣就不安分起来,挣扎着脱下自己的外衣要给石太璞披上,“你左肩受伤了,不能见风,会越来越严重的。”

都这样了还想着关心自己,本来只中毒了只要压制下去慢慢调理总还是能痊愈的,或许舍掉自己一身的修为保住一命从头来过。而如今宁采臣中毒了这办法肯定是行不通,不过要是能将宁采臣的毒过给自己,他应该可以活下来。至于自己,再想办法便好。

 

灯火如豆,星星点点的灯光散落。

看着宁采臣的脸,石太璞觉得也许当初遇到这个人就已经应了师父所说的劫。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未曾想到此生自己还会遇到心悦之人,也是此生之幸了。

只不过这过毒的方法太过骇人听闻不为世俗所接受,虽然小狐狸和燕赤霞两情相悦,却也阻止不了宁采臣也心悦于她。这样的解毒方法大概也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吧,这一次就当做还了他为自己拔毒的人情吧。

烛火影影绰绰,红被翻浪色授魂与,低吟和喘息随着帷幕摇曳,缠绵的身影伴随着淫靡的水声使得人欲望高涨。

 

“小狐狸,你帮我把这个交给宁采臣吧,”

手中的珍珠鸽子蛋般大小,流光溢彩,饶是东海见识最广的渔民大概也不曾见过如此美丽硕大的珍珠,更何况其周身有灵气缠绕,定不是凡品。

“这是?”

石太璞只是微笑,向来不苟言笑的脸上仿佛冰山融化般,温暖的想让人靠近,“你不需要知道是什么,帮我交给他便好。”

“那你呢?你要离开么?”

“嗯,我要离开了。离家这么久,我也得回去看看我的师父,侍奉他老人家。也希望你和燕赤霞能好好生活,虽然人妖殊途,但人与人妖与妖也总是不同的,不一定同为人就可以在一起。”

聂小倩对着石太璞渐行渐远的背影挥挥手,她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就要这般离开了,也许从此再也不会遇到这个人了。

 

宁采臣每走一个地方就会画一幅画,一副人物像,画上的人仙风道骨,可是或闭眼或者直接未曾画上眼睛。也有人询问过缘由,宁采臣总是回答,“画上人的眼睛太过美丽灵气,在下只是个凡夫俗子,无法画出。就算勉强画出来,也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反而糟蹋了画。”

闭上眼就可以回忆起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似乎也曾出现在梦中含着情欲的泪水,伴着耳边的低吟让自己只想永远在梦中不愿醒来。

宁采臣走过很多的地方,画过一幅又一幅的石太璞,以画寻人,却再也没有听见过关于那人任何消息。

 

东海边的小童说,最近村里来了一个老人,那个老人有点疯疯癫癫的。总是凭空用手指画着什么,边画边问身边的人,“你见到过我画中的人么?”


评论 ( 45 )
热度 ( 69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