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秘史三【苏靖】

此文私设众多!!!

某些人物时间线混乱!!!

人物OOC预警慎入!!!

因为青丘狐还没有播所以太璞都是我的私设私设私设!!!【原谅我的私心】

主线CP为苏靖殊琰,太璞有自己的CP,出现的时候会标注的。

最后谢谢大家观看~

 

 

大梁秘史

芷萝宫向来与其他被繁花掩映的其他后妃的宫殿不同,被各种各样的药材所包围,虽没有争奇斗艳之美,倒也是显得生机盎然。

“静儿,你的手还是如此的巧,无论是侍奉药材还是女红,我都是比不上你的。小家伙还有一段时间才出来,你都已经给他准备这么多了。”

“宸妃姐姐说笑了,我这段时间又不能侍弄那些药材,闲的慌,倒是做些针线活来打发时间。”

林静笑了笑,似是思索再三的模样,终于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宸妃姐姐,自从进入五个月,我心中似有不安,总是有些担心。这宫中烦闷,我想请姐姐帮忙通融,让我可以去金陵城外的园子静养。”

“宫中向来不太平,能去园子静养也是好的。”林乐瑶沉思片刻,“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今天就去请求皇上,你呀,就安安心心的收拾下,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小家伙。”

“那就谢谢姐姐了。”

“好啦好啦,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福身送走了宸妃,林静终于放下了心,宸妃姐姐已经答应了这件事,肯定就会做好的。林静一直都是安分之人,这次提出想要去金陵外的园子去修养实在是因为迫不得已。自从怀有身孕之后,林静一直心有不安,虽然医者不自医,然而林静向来谨慎,还是为定时为自己诊脉,却发现自己竟然怀的是双胞胎!林静从知道这个消息开始就一直想办法瞒着,皇室的双生子向来被视为不详,可是这是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怎么可能就因为这种传言就舍弃呢!只有想办法在宫外静养,才有可能使自己的孩子逃过一劫。

 

宫外的静养的日子要比在宫里清闲的多,没有喧闹,安安静静的等待着孩子出生,林静也在慢慢计划着怎样才能让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活下来,她不求多的,孩子能平平安安长大娶妻生子幸福就好。

“娘娘,园子外有个道士模样的人敲门,说是要与园子的主人见上一面。”

“哦?快请,顺便那些茶点过来,切不可怠慢。”

“是,娘娘”

那道士自门外进来,林静远远的看着那人,似有仙风道骨羽化登仙之感,莫不是真的遇见高人呢?这世上很多事情本就难解,若真是有一些修道有悟之人也是正常,可是此人来干什么?林静暗暗想着,潜意识中觉得似乎与自己的孩子有关,可能是一条出路。

“道长,您来可有什么事情么?”

那道士并未格外打量林静,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眼,“这位夫人,贫道所言之事亦是你所忧之事,可否屏退左右。”

林静意示侍女退下,将道士请入屋内,细细将门关好。

林静正要说什么,被那道士眼神阻止,道士从怀中掏出一个玉佩样的东西,林静接过,果然是一块梅花型的玉佩,通体温润,雕刻的极好,拿在手上仿佛就像可以闻到梅花的冷香一般,嗅着能平稳心神。

“道长这是何意?”

“我与夫人腹中孩子有缘,此物是送与他的。夫人所忧的我都知道,贫道不才,但还是学到了师门的一些皮毛,近日在金陵城附近走动,算出夫人所怀双生子中有一子与我有师徒之缘,若夫人放心,待孩子出生之日,我便带着另一个孩子离开,从此与皇室无关,跟着我求仙问道。至于另一个孩子,他自有他自己的因缘际会,虽有坎坷但却是福气深厚之人,夫人也不必担心。”

听完道长的话,林静默默地看着说中的梅花玉佩,想着那道长的话,两个孩子若是都要活下去,只能分开,这样或许真的是一个好方法。至于那个被道长带走的孩子,虽说从此以后很难再见。但是知道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快乐的生活,分离又算的了什么呢?深宫之内身不由己的事情那么多,都习惯了习惯了,只要所在意的人能幸福安乐就好。

“道长可能保证我的孩子能平平安安?”

“贫道虽然不是什么厉害之人,但是保护自己的徒儿还是没问题的。”道士顺顺下巴的胡子,老神在在的保证。“听闻夫人精通歧黄之术,对于酿造也略知一二,不知贫道可否有幸能品尝一番?”

“道长不必客气,你帮我那么多,之后我的孩子也要托你照顾,区区酒酿也只是些许薄礼,还望道长笑纳。”

“一贫平生最爱的就是美酒,金银玉石于我不过一些玩物,只有这美酒于我才是真的金贵之物。”

林静让侍女拿来自己平日里酿造的美酒,却见那自称一贫的道长尽数将其装入一只挂于腰间的小玉葫芦之内,那葫芦内定有乾坤,小小的葫芦竟装下了了所有的酒酿,令林静对一贫的来历和能力更加疑惑和佩服。

 

三月后,静嫔诞下一子,排行第七,为皇七子,梁帝赐名,萧景琰。

 

云雾掩映的山中,一白衣少年正在舞剑,剑锋过处风云停驻,颇有一番仙家风范。

“师父,您让纸鹤来叫徒儿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石太璞不解地问自己的师父一贫,平日里师父都是躲在山上的各个树上喝酒,等着自己练习完回去。今天师父怎么会突然用纸鹤来找自己呢?心中满是疑惑的石太璞只能乖乖地等着自己师父给自己答案。

仰头喝完玉葫芦中最后一口酒,一贫看着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小徒弟,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虽然当初自己将这个与自己有着师徒之缘的孩子带来回来一直养在身边,虽为师徒,但是自己的女儿很早就远离了自己,所以将太璞也是当做自己亲生孩子一般看待。太璞从小乖巧懂事,练功也十分刻苦,比起从前自己的调皮捣蛋不知道好了多少,而且悟性家根骨好,假以时日说不定真的能得道成仙。可是,这孩子还是有凡尘俗世牵绊啊,天机太难参透,自己又是剑修,这些事情也不懂太多,只希望这孩子福源深厚,能度过自己的劫。

“太璞,为师知道你知事的早,很多事情包括你的身世早就告诉了你,你并无怨恨能保持本心,很好。但是,此次有一事与你的双生子萧景琰的劫数有关,此间种种也与你自己的劫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你必须得自己出去历练一趟,为师该教授的都教了,其他的你自己领悟,若是你能度过劫数回到蜀山,为师还有其他的东西要传授于你。”

“知道了师父。”石太璞一直知道自己有一个双生兄弟,听说过却从没有见过,名叫萧景琰。琰者,美玉,璞则是未雕琢的玉,大概冥冥之中两人的命运还是联系在一起吧。此次师父所安排的事情竟然是和景琰有关,那自己更要去了,虽然修道之人要静心,但是听到能见到自己血脉亲人内心还是激动了起来。

“那徒弟此次要去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去琅琊阁,为赤焰军少帅林殊解火寒之毒。”

 

 

评论 ( 30 )
热度 ( 61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