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台韦】

通篇跑题,写了半天我觉得也没写到台韦啥事QAQ

文笔渣逻辑死,人物依旧OOC

青梅竹马【台韦】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明台虽然接受着新式的教育,但是在明家大哥的眼中,身为中国人肯定得了解一些传统的文化。虽然彼时明台还小,深奥的书看不懂,可是唐诗宋词读上去朗朗上口韵律轻快,就算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多了解一些也是可以的,更何况明台打小就聪慧过人,接触多一些也不算坏事。

明台读到李白的《长干行》,虽然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总觉得骑竹马而来应该是一种很美好的事物,就像是欧洲《格林童话》中的白雪公主等待的白马王子一样,高大英俊骑着竹马来迎接自己的公主。

后来渐渐长大,明台学习的知识越来越多,渐渐的也懂得了曾经那首诗的含义,明台心中总是希望自己也有着这么一个青梅竹马。

“大姐~”明台拖着长长的尾音,还是孩童的糯糯的声音充满疑惑地问着明镜,“大姐~自从阿诚哥来到我们家之后大哥日日带着他,本来他们两个之前还能经常同我玩的,现在阿诚哥要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们两个不是上学就是大哥在书房教阿诚哥知识,都没有人陪我玩了。”说着说着,明台都已经开始带起了哭腔,大大的眼睛里面已经开始泛起了泪花。

明镜自从把明台带回来,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自从十七岁撑起这个家之后,无论在外面是多么雷厉风行铁血手腕,只要是遇上了明台啊,就只剩下一颗慈母心了,虽说是弟弟,可明眼都看的出来明镜是把明台当儿子养的。一看到明台眼中含泪,肉嘟嘟的小脸都皱成了个小包子似的,又是觉得好笑又是心疼,恨不得立马把明楼明诚叫过来陪明台玩儿。

“他们竟敢不陪你玩儿!明诚也还那么小,一天哪有那么多东西学的呀,你在这儿先吃些点心,大姐啊这就把他们两个从书房里叫出来陪你。”

明镜正要起身的时候,明台突然伸出了小手拽出了明镜的手,整个人蹭了上去,把小脸埋在了明镜的肩头。

“大姐,不要叫他们了,刚刚我只是气话。我知道阿诚哥以前都没有上过学,想要多学些知识,大哥也是为了阿诚哥好,刚刚是我的不应该,大姐不要生气。”

说完明台抬起头,眼泪是没有了,但是眼眶还是红红的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让明镜一阵心疼。

“大姐,我是看着大哥和阿诚哥两个人关系那么好,每天都同进同出的,我也想有个人能一直陪着我,和我一起长大,就像古诗说的那个‘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我也想能有一个青梅竹马。”

听完明台的话,明镜才知道这孩子啊是想小伙伴了。不过也是,明家在上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家这栋房子啊附近也很少有外人的,从学校里回来之后明台就很难接触到其他小朋友,明楼忙着教导明诚,自己又还有大大小小商业上的事务要打理,也难怪明台会觉得寂寞。唉,要是当初没发生那种事儿,方家还留在上海就好了。

说起方家,明镜到想起来了,“明台啊,你也别羡慕人家古诗中说的,你小的时候也是有青梅竹马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刚到家也还小,估计现在都不记得了呢。”

听到大姐说自己曾经也是有过青梅竹马的,明台的顿时眼睛发光,带着恳求的眼神望着明镜,“我有过青梅竹马?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呀?大姐你就多说一点嘛~”

拉着明镜的手左右摇晃,明台撒娇讨好地看着自家大姐,他知道自家大姐肯定会扛不住这种攻势的。

“好好好,我想想啊,不急不急,姐姐慢慢给你讲。”

“好的!”

明台一边啃着点心一边安静地听明镜的讲述。

 

那是明台刚到明家不久,明台刚刚目睹了自己的亲身目前的死亡,虽然年纪小还不能真正懂得死亡是什么,但是看见了鲜血淋漓的场面,心里总还是难过的。彼时就正是明家最艰难的时候,明镜忙着在外为明家的生意周旋,明楼一边忙着学业一边也帮着大姐四处努力,小小的明台有时候就一个人在屋里。

明镜见明台孤零零的一个人,自己又没办法陪着他,就想起自己父母在世的时候,目前曾有一至交好友,后来成了中央银行方步亭的夫人,两家之前经常往来,后来明家出了事,方家也伸以援手。明镜记得方夫人似乎有两个孩子,大的是个男孩儿,小的还不知道,算来应该跟明台年纪差不多大,想想能不能请过来同明台一起玩。

明台早上起床的时候,就发现今天家里好像有些不一样,边洗漱的时候明台还一边在思考,到底今天家里哪里不一样呢?

折腾了半天,明台在慢吞吞的打开门从自己的卧室里出来,刚出门就发现不对劲了,平日里大姐不都会来叫自己起床下楼吃早餐的吗,怎么今天就没来了呢?难道大姐这么快就把自己忘了么?

正这么闷闷不乐地胡思乱想着,揉了揉眼睛,手刚放下的时候就发现家里好像多了些人,这么一大早来客人,难怪大姐没来叫自己,原来是要招呼客人啊。还好自己今天收拾整齐了才出来,不然多给大姐丢面子,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

“明台啊,醒了就快下来吃早餐,站在那里干嘛?”

“知道了大姐。”小短腿蹬蹬蹬地跑下楼,到了楼下才发现,原来家里来的客人里面好像有一个小姑娘。

“阿姨好~”

明台向来是聪明的,在明镜的示意下乖巧地向坐在沙发上的贵夫人打了声招呼。

“这就是明台吧,真乖,长的也好看,长大了肯定是个英俊的男孩子。”方夫人说话带着典型上海腔调,听起来软软的特别温柔,柔和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明台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明镜看着明台竟然有些脸红,觉得平时里老是撒娇卖乖的小弟弟脸红害羞起来也是那么的可爱。

“明台呀,我和你阿姨有些话要说,你带着妹妹薇薇去外面玩会儿,也别跑远了,就在院子里就好。”

“知道了大姐,阿姨,那我就和妹妹出去玩啦,我会好好照顾妹妹的不用担心!”

说完明台还像个小男子汉一样拍了拍胸脯,用来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可靠。

 

明台拉着来做客的小妹妹快步向院子里走去,虽然自己是个男孩子,来做客的是个妹妹,但是好不容易来了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而且刚刚瞥了一眼发觉应该是很好看的妹妹,明台也是十分高兴的。

方孟韦一只手被明台牵着跑,一只手为了跟上防止摔倒还得提着自己的大裙摆,跑起来实在是太不方便了。都怪母亲,明明自己是个男孩子为什么要穿裙子啊,还要被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孩子叫妹妹,一点都不像一个男子汉的!

想到这里,方孟韦的眼眶就开始红了,脚步也慢了下来,因为手被明台拉着的原因,使得明台也只得停了下来。

听着身后好像有抽泣的声音,明台转过身来,看见薇薇妹妹大大的漂亮的眼睛含满了泪水,泪汪汪的就像之前大哥带自己去看过的小鹿一般楚楚可怜,嫩嫩的鼻尖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就像上了蜜一样特别好吃,好想一口咬上去。

明台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想着应该是自己早餐没吃饱的缘故。

“薇薇妹妹,你怎么哭了啊?”

听着明台叫自己妹妹,方孟韦更加委屈了,泪珠儿不要钱的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看到妹妹因自己的话哭的更厉害了,明台顿时慌了手脚,手忙脚乱了半天没有找到手绢之后只得用自己的手帮方孟韦擦眼泪。

“不哭不哭,妹妹你怎么呢?哪里不高兴啊?”

“我才不是妹妹呢!”

以为是小妹妹不希望自己老是提到她年纪小的事情,明台想了一会儿说到,“好好好,你不要哭了,我不叫你妹妹就是了。我叫你薇薇好不好?”明台又在荷包里掏了掏,拿出一个叶子包裹着的青团,“薇薇不要哭,我把团团给你吃好不好?”

方孟韦渐渐止住了哭泣,拿着明台递过来的青团,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拆开,青绿的色泽令人食指大动,“谢谢,可是只有一个青团,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等会儿回去再吃啦没关系的,我惹你不开心了,这个就当做是我的赔罪,你快吃吧。”虽然是这么说着,明台的目光还是时不时的从青团上面飘过。

方孟韦低下头咬了一口,递到了明台嘴边,“那我一口你一口,这样我们就都能吃到了。”

明台看着眼前被咬了一口的青团更想吃了,但是,“可是男孩子怎么能和女孩子一起吃东西呢!这样,”明台话还没有说完,方孟韦就因为明台又提起他是个女孩子的事情和板起了小脸,还是肉嘟嘟粉嫩嫩的小脸严肃起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更加可爱,但是明台却是害怕面前的妹妹又哭起来,只得乖乖的和方孟韦一人一口分食了青团。

是不是男孩子女孩子同吃一个东西了就要成亲在一起啊。这是现在的明台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

两个人一起吃青团,一起在院子里玩耍,儿童脆嫩的声音传出一阵阵愉快的笑声,连坐在屋里两个聊天的大人都被感染到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转眼就到了方孟韦要回去的时候了,明台对这位新认识的妹妹已经有了好感,依依不舍的,方孟韦走的时候,两个小团子眼里都是泪水,知道方夫人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来串门,两个人才依依惜别。

 

“只可惜啊,那之后我们一直很忙,方家也出了事,方夫人和孟韦啊也就再也没有来过了。”说到这里,明镜也伤感起来,方家的事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只可惜无能为力。

“孟韦?我记得那个有着好看的仿佛小鹿般眼睛的妹妹叫薇薇啊!”在大姐的讲述中,明台终于回想起来了,那个名为薇薇的小女孩的面容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自己总是记得的,特别的漂亮。

“哈哈哈,”明镜忍不住笑出声,“那哪里是妹妹啊,她也不叫薇薇,他是方家的二少爷,叫方孟韦,只不过从小生的好看跟个小姑娘似的,方阿姨又想闺女的紧,这才老是给孟韦打扮成女孩子的模样,没想到啊你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面对笑的如此开心的大姐,明台却是脸都僵了,那么可爱竟然是个男孩子!自己还曾经有过成亲之类的想法,真是傻!不国难怪自己叫他妹妹的时候他就不开心,原来如此及啊。

“那大姐啊,方孟韦他们现在在哪里啊?”

“据说是在北平呢,唉,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如果将来有机会能去北平,你也记得顺便去拜访下。”

“知道啦,大姐。”

 

多年之后,当明台真的到了北平,于一个寂静的深夜中遇到了醉酒的方孟韦,那时的明台早已经不是现在这般模样,却阴差阳错的和方孟韦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青团的梗是群里的一个姑娘在讨论的时候提出来的,所以这里就用了,如果姑娘觉得不合适我就去改,谢谢。

评论 ( 13 )
热度 ( 48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