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完

其实打下这个“完”的时候,我内心挺复杂的,虽说这篇文大多都是自己的废话,文笔也渣的厉害,但是毕竟是自己花了心思的,大纲也改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希望两个人无虐就这么甜甜的日常相处下去。

作者自己是个感情废,文字也不知道怎么体现出两个人的感情,所以整篇文看起来就像是流水账般的枯燥无味,辛苦看文的各位了。

在这里结束,应该会有人觉得就像烂尾一样,之后应该还有更多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在之前就能看出,这篇文的时间是发生在琅琊榜的故事之前的,所以就这样完结了就很好。

一开始做了很多设定,然而都在作者希望两个人傻白甜的私心中被汪给吃掉了。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表情,弄得我只满脑子都是凯凯的傻笑,只想傻白甜就好。

写结尾的时候觉得意犹未尽,怎么改都不满意,折腾了好久才出来了如今这模样,却也不知道又该怎么改。

至于,本来这章最后按事情的发展顺序应该是有肉吃的,奈何作者炖肉能力实在是太差,如果能写出来的话,大概会作为番外吧。

最后谢谢大家对这篇文的喜欢和支持,真的非常感谢。

战狼【列靖】完

于群山环抱绿水相绕之中,琅琊阁建在琅琊群山的最中间的最高峰,在外人看来,只看到到云雾缥缈中掩映着座座亭台楼阁,只有琅琊阁中的人才知道,其实外人所见的琅琊阁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琅琊阁建于琅琊山群山之中,山山相护,琅琊阁所在的主峰则是半个山体都被掏空,用于储存和运送各地的消息。

因琅琊山地势的原因,萧景琰只能弃马步行,怀中还揣着那个被自己惩罚的小狼崽。这小狼崽倒是在怀里睡的舒坦,自己却要马不停蹄风尘仆仆的一路赶来。萧景琰后知后觉地想自己让列战英一直保持小狼崽的模样眼下看来根本不能算是惩罚,这不明摆着还让那小子占了便宜去的。

走在琅琊山的山路中,萧景琰就算想早点赶上去,也不得不因为这地形而谨慎前行,这一慢下来,倒是可以有心思欣赏琅琊山的美景。

琅琊阁不愧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神秘之处,所选的地方也是极好的。琅琊山烟雾缭绕,山间草木交错,偶尔还能听见几声依稀的鹿鸣,若说是仙境也不为过了。就连萧景琰这般只知行军的粗人也被此种神仙之地所感染,顿觉神清气爽了些。

这琅琊山既然如此聚天地之灵气,虽说琅琊阁之前未曾来过,但能选择如此之地,应该也是能有法子帮助战英的吧。

这战英也不知怎么呢,竟是如此的嗜睡,一开始萧景琰还以为他只是窝在自己怀里,可是连续几日战英都精神头不足,小狼崽老是困得在怀里直点毛茸茸的小脑袋,倒是让萧景琰更担心了几分。

琅琊阁的规矩,将所问之事放入庭前的格子中,三日后会有相应的标价,再将酬金放入盒子,之后便有人送上答案。这个是萧景琰早已打听好了的,只不过,战英这件事恐怕不是这般简单能解决了,看来还是要找到琅琊阁中的人才行。

萧景琰四处看了看,庭院前除了有安放格子的木柜,还有一个青铜钟。萧景琰思考了片刻,边走过去用空着的那只手拾起钟下的木槌敲了过去。

青铜钟传出悠然的声响,打破了寂静的庭院,不一会儿出来了一位管事打扮的人。

“请问方才是先生鸣钟吗?”来人同萧景琰行礼之后边开始介绍起琅琊阁的规矩来,这些萧景琰自是知道的,却还是依旧等那人说完才开口。

“这些规矩,在下也略知一二。只不过在下所问之事想来并不是这院中小小的格子能解决的,”萧景琰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有思索了一会儿,“在下知道琅琊阁不涉及朝堂中事,所问之事虽说不轻易解决,却也与庙堂无关。”

“明白了,先生请。”

萧景琰被带至一处房间稍作休息等待,上的是上好的茶,只不过遇上了萧景琰这般喝水就足够的人,也算的上是暴殄天物了。对于品茶没有什么兴趣,眼下又像是要等很久的样子,萧景琰只能坐着揉揉小狼崽子来打发时间。

只是这小狼崽竟然还在熟睡,又不能硬生生把他叫醒,只能一个人闷着了。

“少阁主,大梁的靖王殿下来了。”

“哦,琅琊阁的规矩你可告知于他。”

“属下已经告知。只是,这靖王殿下说他所问并非易事但也不属于朝堂之事,怕是希望与少阁主见上一面。”

“哦?大梁的靖王殿下来竟然不是为了庙堂之事,难道说真被我之前猜中了乃姻缘之事。可这姻缘也不算难事啊。”

蔺晨突然就对这位一直只存在于极少的消息和从梅长苏中国得来的年少记忆中的靖王萧景琰来琅琊阁的目的有了些兴趣,“莫不是真的有什么有趣之事?看在长苏的面子上,我就去见上一见好了。”

拿起平时用的扇子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说起来这靖王也算是个美人儿,如此说来真的见一面了。

蔺晨进门的时候看见桌边坐有一人,身姿挺拨,怀中似乎是抱着什么小动物,似玉雕琢的手指轻轻在怀中动物身上抚摸。听到有人通报的声音便抬头看,别的不说,但就这一双鹿眼若是常人见了定是心生怜惜,如果不是自己实现就知道这是位军功赫赫的将军,恐怕也只会以为是那家娇养的贵少爷吧。

不过,到真不愧是个美人儿,手美人更美。自家琅琊阁的消息还是一如既往的靠谱。

“少阁主,”萧景琰听见是琅琊阁的少阁主来了,也是一愣,愣过之后便赶紧行了礼,“在下萧景琰,今日有事求于少阁主。”

“我知道,只不过我想知道你所求之事到底能否值得我亲自来一趟。”

“这,”萧景琰看了眼蔺晨身后,“此事于常人太过匪夷所思,于我也是机密之事,可否请少阁主见谅。”

“你先下去吧。”

“是,少阁主。”

蔺晨走到一边的桌旁坐下,抬起下巴点点了身边的位置也萧景琰也一同坐下。“这下也没有旁人了,可以说了吧。”

萧景琰将怀中依旧在熟睡的小狼崽抱了出来,把列战英由人变狼,又可在两者之间自由变化之事详细地告诉了蔺晨。

纵然蔺晨博览群书学识渊博,琅琊阁又是掌握天下消息的地方,这种如同志怪小说一样的事情也只是在古书或者传说中听说过,若说亲眼见到也是第一次,不由得好奇起来。

看着蔺晨眼神直直地听着自己怀中的小狼崽,萧景琰只得将狼崽交了出去,毕竟看的清楚才能了解的更透彻,这也是为了战英好不是嘛。

按萧景琰所说,这小狼崽人形的时候早已是成年许久之人,可是变为狼形就依旧保持幼崽的形体,浑身皮毛不同于一般的野狼而是银灰色,可在人狼之间自由转换。蔺晨想着这描述似曾相识,好像曾在某本古籍中见过。

“按萧公子所述,这位小哥倒像是古书中所载的战狼一族。”

“战狼一族?可是战英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他父亲也是一名将士,哪里就成了什么战狼一族的人!”

“萧公子稍安勿躁,容在下为你解释一二。”

蔺晨打开手中的边纸扇轻摇边在屋里漫步起来。“这战狼一族说来话长,我也只是在古书之后以及一些史书的只言片语中看到过。传说在远古时代,这战狼一族,天生骁勇善战,能在人形和狼形间随意变换,同时有用人和狼的优势。这般厉害的能力自然是遭到其他种族的觊觎,其他种族想要强大,边想着若是能与战狼一族互通血缘岂不是可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可是战狼却是一种忠贞的种族,战狼族人本就不多,大多又早已相互爱恋,哪里有那多余的可以同其他种族在一起。其他的种族难以得到战狼族血脉传承的优势,又害怕战狼族的力量,只得聚集起来攻而杀之。这战狼一族便越来越少了。”

看着萧景琰一脸呆愣地望着自己,蔺晨这才发觉自己似乎扯的有些远了,“古书中对这位,额,战英小哥的状况也有所记载。说是战狼一族本为人形,在遇见命中之人时便会化作幼崽,这是战狼一族第二次成长的标志,若是能与命中之人心意相通,便是可以继承战狼一族的血脉优势,兽形变为成狼,亦可在两种形态之间变换,成为天生的将帅之人。可若是不能与命中之人心意相通,”

“若是不能相同则怎样?”

“那就只能兽形一直保持幼崽的状态,虽说也可以两种形态转变,但是寿命却大大的缩短,恐怕是不及原本寿命的一半了。”

“那这如何是好。”萧景琰惊得站起,手握成圈捏的死死的,手上青筋暴起,骨节也开始泛白,“少阁主既然知道这战狼一族,那也肯定知道这解决之法。”

“那还不简单,找到他命中之人与他心意相通就好啊,如此简单的事情,而且也算得上是一件喜事,萧公子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命中之人,想着之前列战英对自己表面心意,萧景琰思索着战英的命中之人不会就是指着自己吧,就算指的是自己,可是自己明明答应了考虑耶松了口的,战英怎么还是这副模样,萧景琰露出贝齿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那怎样才算是心意相通呢?”

由于说了那么长的话而口干舌燥正打算饮茶的蔺晨却因为这句话杯茶水呛了一口,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看萧景琰,蔺晨第一次对梅长苏口中年少时的好友的迟钝有了一个认识,出自皇室之人竟然对感情之事如此一窍不通,蔺晨当即生出了些逗弄之心。

“那就更简单了,这心意想退嘛,首先肯定得两个人彼此互生情愫,再次嘛,便是灵肉合一了。”考虑到这位靖王殿下的迟钝,蔺晨还是打算说的更清楚明白些。“至于这灵肉合一,自然说的就是两个互有爱意的人行那夫妻之事了。”

夫妻之事?!这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虽然自己对战英有意,但是要做这种事情,简直,简直就是在胡说。

虽是这般想着,萧景琰的在皇陵中未被风吹日晒养的有些白净的脸却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满是潮红。

蔺晨瞅了眼萧景琰羞的通红的脸,这下明眼人都知道那位命中之人是谁了,啧,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萧景琰来虽不是问姻缘之事,却与姻缘之事有关。这下倒真的可以去笑话长苏养的白菜被拱走了。边这样想着,蔺晨手中的扇子就摇的更欢了。

“萧先生若是知道这位小哥的命中之人是谁,还请尽快告知他,这小哥好像已经是越来越嗜睡,若是晚了,便是要伤到根本了。”

蔺晨不看萧景琰越来越奇怪的脸色,转身便离开,“哦,对了,萧公子不要忘了将酬金奉上。”

蔺晨走的倒是潇洒,如今只留下萧景琰一个人抱着熟睡的小狼崽满脸通红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景琰满脑子还是想着要与列战英心意相通之事,想着想着,最后都化为了一声叹息。本就是打算离开琅琊阁之后就对战英讲清楚自己的同他的心意一样,如此也算是个好结局,只不过,战英现在还在熟睡之中,这心意相通之事待下山之后再说吧。

评论 ( 20 )
热度 ( 56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