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六

今天依旧更新啦~~~突然觉得自己好勤奋,虽然每次更新里面大部分都是自己的话唠所致。。。

继续傻白甜啦~我也想揉揉小狼崽,我也想被景琰抱在怀里QAQ

人物OOC继续。

最后依旧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啦~



战狼【列靖】六

自从那日列战英向萧景琰表露心意之后,一转眼,萧景琰于皇陵受罚的日子已经结束了。这段时间就如同萧景琰所说的一般,两个人都除了必要的时候,很少有过多的交流,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不再谈起那天的事情。

出发之前,萧景琰终于是主动去找了列战英,“战英,记得之前我跟你说的事情么,带够了需要的东西,到时候让戚猛带着其他人去戍防之地。你和我就快马赶去琅琊阁。”

说完看着还是一脸呆愣的列战英,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依旧没有反应之后,萧景琰不得不用手拍了下战英的肩膀,还带着些许被忽视的气愤,拍的列战英一个趔趄,好歹是有所反应了。

看着列战英的反应,萧景琰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头了,毕竟这些事也不是列战英所能控制的,自己对他也不是没有感情。萧景琰知道两个人都是男子这个理由对自己和列战英来说并不算什么,南风之好如今虽说不是处处皆有,但上到京城的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也大都是可以接受的,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不受宠的郡王,若真的有着癖好,恐怕金陵城中的那些人会更高兴些吧。

只是下意识的萧景琰还是逃避了,却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因为害怕吧,曾经宠爱陪伴自己的人都离开之后,萧景琰似乎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习惯到有点害怕去接纳另一个人。

“战英,这下你总听见了吧。把事情跟戚猛吩咐好,叫他什么也别问,收拾东西我们也得出发了,这事越早弄清楚越好。若是晚了。真要对你的身体不利那便是真来不及了。”萧景琰叹了口气,“之前你说的事,我说过会仔细想一想,就说话算话,这次去了琅琊阁之后,我给你答复可好?”萧景琰终是松口了,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这些年来都是一个人,但是却还是有战英陪着的,本就已经是习惯了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再次接纳了。只不过,自己好歹还是个王爷,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松口呢,到时候威严何在啊!

萧景琰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了,之前还未吐露心意的时候,战英那小子就可以接着自己只是个小狼崽对自己乱来,就单单这一件事来说就不能这么轻易的算了。

听到萧景琰明显是松口了的言语,列战英心下暗喜,脸上却还是保持着一副尊敬的面瘫模样,“末将现在马上去通知戚猛,然后收拾东西,殿下请稍作休息。”

萧景琰看着列战英还是一副恭谨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小开心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列战英如今算是得了甜头,通知戚猛的时候,连戚猛这个平时反应有些迟钝的粗糙汉子都发现今天的列战英虽然还瘫着一张脸,但是仿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愉悦的气息,戚猛敢拿半年的俸禄打赌,如果列战英要是有耳朵和尾巴的话,那耳朵一定的不停地在抖动而尾巴肯定翘到了天上去。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戚猛也算是真相了呢。

回到自己房间的列战英,想要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却又因为平时已经习惯了严肃的表情,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真在郁闷的同时,突然想到了自己人的身体习惯了严肃,但是小狼崽的时候却没有啊。这般想着边变成了小狼崽的模样,伸了伸四肢,在地上打了个滚,便愉快地在房间里跑了起来,经过之前的训练,现在跑起来再也不会一步一扑了,只不过这欢快的模样要是被外人看到了,哪里还会当成一直小狼崽啊,分明就是一只撒欢的小奶狗。

边跑还不足以表达列战英心里的愉快,列战英想了想,反正现在这副小狼崽的模样别人不会猜到是平时严肃的自己,就开始一边跑一边叫了起来。

现在的列战英比刚刚变成小狼崽要适应的多,叫声也从一开始呜呜变成了现在的“嗷呜——”倒真有了几分狼的感觉。

这边列战英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兴奋,叫声也越来越大,都传到了萧景琰房间去了,萧景琰本来还想着列战英回去之后应该会好好准备自己吩咐的事情,没想到竟然高兴成这样。萧景琰本来还是有生气的打算的,但是在听到小狼崽高兴的叫声之后,也被传染的放松了心情渐渐开心起来。

想着小狼崽抱起来舒服的手感,萧景琰思索了一下,就被自己脑海中小狼崽的蠢蠢的模样所打动,还是决定起身推门向列战英的房间走去。

列战英跑的觉得有些累了,打了几个滚之后抖抖自己浑身的毛,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抖去,正想着变回来的时候,却被一只极为好看的手给抱了起来,骨节分明细长如上好的白玉雕琢的手从自己的头抚摸到尾巴,最后又回到头上摸了摸,十分的舒服。

等等,好看的手!?列战英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这双好看的手的主人只有萧景琰了,难道说自己刚刚在房间里边跑嗥叫的蠢样被萧景琰看到了?列战英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叫你回来好好收拾,你到好,变成小狼崽嗷呜嗷呜的叫。是不是我没给你什么实质性的惩罚你还开心了起来啊,既然这么喜欢变成小狼崽,那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变回来了,就保持小狼崽的模样,要是你擅自变回来了,我之前所说的考虑也就不用了。”

其实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啊,列战英想了想,一直保持着小狼崽的模样还可以更加靠近萧景琰了,这么一来,自己仿佛还占了不少便宜啊。

明明是做了惩罚,萧景琰自认为这惩罚还是挺严厉的,为什么怀里的这个小狼崽又开始兴奋起来了。

 

 

琅琊阁的鸽子像平日里一样在琅琊阁和各地间来回的传送着消息,只不过今天的鸽子带来了一条比较特殊的消息而已。

“少阁主,今天的消息送来了。”

“哦?有什么是需要我马上知道的么?”就算有下属来报告事情,蔺晨也依旧还在和梅长苏下棋,丝毫不受影响,对面的梅长苏倒是经常看到蔺晨这副不务正业的样子,倒也习惯了。

“要是让天下人知道琅琊阁的少阁主对别人趋之若鹜的消息一点兴趣都没有,会不会觉得失望啊?”

“天下人怎么想是天下人的事情,于我又有何关?还不如和长苏你下的这盘棋令我需要注意呢。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现在知道?”

“今天有消息来报,大梁的七皇子,靖王萧景琰并未同他的下属一同去戍防之地,而是一个人快马加鞭往琅琊阁方向奔来。”

正轮到梅长苏走这一步,听到这消息,执棋的手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之后还是稳稳地落在了既定的位置,“蔺晨,这次可是你输了。”

“输了就输了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蔺晨不在意地挥了挥手,端起棋盘边的清茶,“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长苏啊,你说,这靖王来我这琅琊阁干嘛?是知道你了,还是说,也是想来问问自己是否有可能得到那个位子?”杯里的茶水有些凉了,失去原有的茶香气息令蔺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景琰他,不可能知道我的事情,至于是不是来问那件事的,就我对景琰的熟悉程度,肯定不是,景琰对于那个位子从来就是没有兴趣的,更不可能还专程来一趟琅琊阁。”

“既然这些都不是,莫非是来问姻缘的?”

看到梅长苏因自己提起萧景琰的姻缘有一瞬间的愣神,蔺晨突然兴趣大起,“怎么,看你这么紧张,莫不是对这位靖王殿下有不为人知的感情?说起来你们两个可是青梅竹马,而且据我知道的消息,这位靖王虽然是为男子,却容貌昳丽,一点也不像个军旅之人。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你少年时又是少帅,若是萧景琰真的是你心上人,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着蔺晨越来越不靠谱地推测,梅长苏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换个形容吗,我和景琰是竹马不假,但是如果按你说的自小一块儿长大便会在一起,那这么多年景琰不早就跟他的副将列战英在一起了嘛。我就知道你满脑子的不靠谱,我听到景琰的姻缘之后,心情大概就是自家养的白菜竟然要被某个不知名的人拱走了的心情。”

“哈哈哈哈,”梅长苏这一番言论引得蔺晨笑出来声,“还自己养的白菜,有那么俊的白菜么?”再次收到了梅长苏嫌弃眼神之后,蔺晨恢复了正经的神色,“无论这位靖王殿下是来干什么的,总归是有求于我琅琊阁,那这费用肯定还是得按规矩,我可不管他是不是你家养的白菜,亦或是这白菜有多好看,你要是心疼他啊,这钱你替他出了也行。”

“我现在是他什么人,怎么替他出钱,你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只不过若真的是景琰有什么事儿,记得跟我说一声。”

虽然自己也一直关注着景琰的消息,知道他常年戍边十分辛苦,但是却未曾听过景琰身边遇到什么大事,只是这次梅长苏心里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只希望景琰能平安无恙就好。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