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五

昨天去看凯凯啦~~所以没有更新非常抱歉~

本来在我的脑补大纲中,其实还是有一场虐的,但是这几天看到凯凯的笑颜啊我就想让他们俩就安安静静的卿卿我我谈谈情说说爱好了。

剧情我也不要了,文笔我也不要了,两个人幸福就好啦~

在此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虽然这个话好像是要完结了但是并没有啊啊啊啊啊,小狼崽都还没有喝到肉汤吃到肉怎么能结束了!】



战狼【列靖】五

列战英迷迷糊糊的觉得今天真是睡了个好觉,感觉很久不曾睡的这么沉过了,列战英闭着眼睛想要活动一下准备起来,却发现怀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得自己根本动不了,这才从迷迷糊糊中真的清醒过来。

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披散着头发的萧景琰,心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

睡着了萧景琰显得比平时要年轻许多,照列战英来看,时光对萧景琰其实是分外偏心的。这些年来,列战英一直跟在萧景琰的身边,看着萧景琰束发及冠,看着他身披战甲跨马征战,看着他不时地回忆少年时光,看着他从金陵城中的皇七子成为为现在的靖王殿下。然而除了愈加成熟的气质,萧景琰的面容没有多大的变化,将头发散下来的时候,依旧是少年的模样。

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列战英伸出手指点在了萧景琰英气的眉间,睡梦中的眉目更加柔和,虽然那双漆黑的鹿眼被掩映,但是多了一份安稳。手指滑过直挺的鼻梁最后落到了唇边,柔软的。

许是唇本来就是敏感之处,萧景琰感到唇上似乎有一些痒,伸出舌头舔了舔,却因列战英还来不及收手而舔到了指尖。

湿热的感觉自指尖传来,列战英才发现事情好像有所不对。昨天自己不是还是个小狼崽被萧景琰带去泡温泉么,怎么一觉醒来就和萧景琰睡在一张床上。这还不是重点,更让列战英担心的是,等下应该怎么跟萧景琰解释,昨天晚上睡之前还是一直小狼崽,如今醒来就变成了自己,还把萧景琰抱在怀里。这要是萧景琰突然醒来可如何是好,自己到底要不要坦白从宽啊,也许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萧景琰还是会留自己一个全尸的吧。

依旧保持着面瘫脸的列战英脑子里不停地想着这些个有的没的,但是怀中的萧景琰已经开始渐渐转醒。

昨天夜里被那只小狼崽闹得中途醒了一次,好不容易再次睡着之后便没那么容易醒来。似乎做了很好的梦又或者是因为有小狼崽的温暖,萧景琰昨夜睡的十分的安稳,身边仿佛有依靠一般,让自己可以在

伤心难过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藏身之所。

萧景琰想要习惯性的揉揉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方好似传来温热的气息。

等等,房里有人?还靠着自己很近,自己怎么没有发现还睡的这么熟?是敌人还是什么?

这些念头在萧景琰脑里迅速闪过,身体却比脑更快的反应想要起身拔剑。

萧景琰如此大的动作列战英再感觉不到也就不配当他的副将了,“殿下,不用紧张,是末将。”

听见了列战英的声音,萧景琰瞬间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却在下一刻更加紧张起来。

“战英?你怎么会在我床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景琰看着两人只穿了里衣便躺在一张床上,而且现在一回想,刚刚起身前难不成自己是躺在战英怀里的。想到这里,萧景琰有些恐慌,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厌恶,只是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身为一个将领,一个王爷,竟然与自己的下属这般躺在一起,成何体统!

“殿下,末将,”列战英心里正在进行天人交战,到底要不要告诉萧景琰实情。这种人可以变成狼的事情实在是太荒谬了,一般人哪里能接受的了,就算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变成小狼崽之后可以更加接近萧景琰,心中也实在是放心不下萧景琰,说不定自己早就离开了吧。

看着战英比平时慌乱的表情和躲闪的眼神,萧景琰顿时有些生气,有什么事情直说不好么,竟然还要瞒着自己。自己是那么不可信任的人么,简直是以下犯上!

“战英,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编什么谎话来糊弄我!”因为生气,萧景琰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因为太用力的关系眼眶有些泛红,闪着些许的水色。

正如同萧景琰说的一般,列战英确实是打算编一些谎话来瞒过去的,但是一看见萧景琰的眼睛,就无法在欺骗下去。

“殿下,您还记得,您睡之前抱在怀里的那只小狼崽吗?”

萧景琰点点头,“当然记得,说起来,那只小狼崽又去哪里了。你之前没有照顾好它让它乱跑到了我这里,你这次又把它弄哪里去了。”

看着萧景琰对那只小狼崽如此担心的模样,列战英又是高兴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地位的,又觉得自己竟然因为一直刚捡回不久的小狼崽而被萧景琰责怪有些醋意。这般想着就觉得自己连自己的醋都要吃,天下估计也是没几个人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现在是说眼下这种情况的时候,你不要又扯到小狼崽,那小东西的事情之后再和你算账。”

“是,殿下。末将想说的是,您之前所看到的那只小狼崽,便是末将所变的。”

列战英边说边盯着萧景琰的脸,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然而只能看出萧景琰越锁越紧的眉头和越来越不可置信的表情。

“战英,你最近可是看太多志怪小说了么?”怕自己太过耿直的语言伤到自己副将,萧景琰尽量选择委婉的方式,然而却看见自己副将一脸受伤。

“殿下,末将并非看多了志怪小说,也并非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末将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殿下您之前看到的那只小狼崽就是末将。之前在回京的路上末将身感不适离开之后,就迷迷糊糊变成了小狼崽跑到了您那里,阴差阳错被您捡了回去。本来末将是想将此事隐瞒下来离开殿下身边的,但是,末将也是有私心的,还是希望能侍奉殿下左右。如果殿下觉得难以接受,末将马上离开。”

萧景琰听列战英如此说,虽然觉得这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志怪小说也并非空穴来风,人可以变成狼这种事情说是神奇,但是若是这事发生了列战英身上,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比起这个,萧景琰更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战英,你说你可以变成狼,那你身体有什么不适么?这样的情况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么?天下本就有许多的奇事,你也只不过是刚好遇上了,但是若是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这事就不是小事了。”

列战英因为萧景琰的话平时习惯了面瘫的脸在做出惊讶和难以置信的表情时候显得有一些狰狞。对了,这是萧景琰啊,一直以来都是善良心软的萧景琰,即使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在对于自己人的时候也依旧是那么心软。

“殿下不必担心,末将并未感觉身体不适,末将这不是还好好的么。”

“虽说如此,但是我觉得此事应该不会那么简单,我曾听闻过琅琊山上有琅琊阁,天下之事无不知晓,此次我们换防之地会经过琅琊阁,那时我们便去问问看吧。”看着列战英想要拒绝的模样,萧景琰就端起了一副王爷的样子,“你是我的副将,难道就不是应该听我的么?这事就这么定了。”

知道萧景琰的性子,做过的决定就没有更改的,列战英也只有妥协的份了。

“末将领命。”

萧景琰想着自己今天还要去皇陵受罚,不得不赶快起身,这一起身就又想到了之前的尴尬局面。

“殿下,末将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列战英今天索性打算破罐子破摔,把一切的事情都挑明了,“殿下,末将心仪殿下。”

“什么?”

本来想把之前尴尬的事情掩盖过去的萧景琰,这下完全愣住了,绯色渐渐爬上了耳朵然后蔓延到了脸上,突如其来的爱慕之情让萧景琰手足无措,“你到底说些什么?胡闹!”

“景琰,我……我心悦于你。我爱你。”觉得自己文绉绉的太不像一个军人了,反正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就干脆利落一些。

“你,”被列战英的直白弄得连话都无法正常讲出了,萧景琰心中虽然惊讶,却没有一丝的反感,难道说自己也?萧景琰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又想了想若是其他人对自己吐露爱意会怎样,这种念头一出来萧景琰自己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就算是小殊当年跟自己这样说,自己也会以为小殊是生病了胡言乱语而去揍上一顿吧。

“战英,我需要仔细想一想,过段时间就要出发了,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待我受罚结束,此事在意。以及别忘了,到时候我们得去琅琊阁一趟。”

“是,殿下。”听到萧景琰虽然被惊吓到需要冷静独处,但是却没有对自己表现出反感和厌恶,对列战英来说已经是非常好了,列战英已经非常满足了,即使萧景琰不能接受,但是却可以允许自己留在身边就足够。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