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四

抱歉竟然没有在12点前更新,我的错QAQ

因为今天满心欢喜去看了然然结果镜头那么少!!!

但是wuli然然还是那么棒!!晗熏简直官逼同哇!!

今天竟然爆字数了~比前几次都多!

今天也是依旧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战狼【列靖】四

作为一个成年的正常男子,列战英也曾是做过一些旖旎的令人脸红心跳的梦的。只是与别的男子不同的是,在列战英能回忆起的第一次不能言说梦里,除了自己的另一方竟然是从小陪伴长大的皇七子,如今的靖王殿下。

因动情而染红的眼角,平日里明亮的鹿眼盈满了水汽,低沉的声音被情欲所逼只能声声喘息。

当列战英从梦中醒来发现被中一片湿意的时候,才明白平日里自己的目光一直追逐着萧景琰的原因。然而知道了又能怎样,自己与他从来都是不可能了,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便是列战英一直以来的愿望。

但是,现在萧景琰却要帮自己洗澡!

就算现在只是一直毛茸茸的小狼崽,可是也是自己的身体啊,这可如何是好?

列战英的心思,萧景琰却是一概不知道的。

“以前和小殊来的时候,曾经发现皇陵的后山里有着温泉,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在。如今这时节也挺适合泡温泉的。”一手紧紧的抱住小狼崽避免因自己起身的动作而掉下去,一只手腾出来揉了揉自己已经跪的有些酸疼的膝盖,虽然腿因为长时间的跪着已经有些酸麻,然而站起来的时候,萧景琰没有一丝的晃动。

偷偷地像小时候一样,将小狼崽藏在宽大的袖中,在守卫的眼皮下将那只偷偷跑进来的小狼崽带来出去。

皇陵的守军很少到后山来,一是后山本就太多荒芜,二来这如此靠近祖先长眠之地一般也不会有闲杂人等来打扰。但是像曾经金陵城中最耀眼的少年和皇家七子则从来就不会在乎这些。少年时的萧景琰因着长期养在皇长子祁王身边守规矩的很,倒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打小就跟着一群长大,连带着萧景琰都皮了不少。

这皇陵的后山也是某次来皇陵祭祖的时候,两个人耐不住严肃的场面,就在自己的事情结束之后跑了出来,没想到阴差阳错却找到了一个温泉,两人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多年不来,后山的树木更繁盛了些,不像皇宫里被宫人们修剪的那样整齐,这里的树木自然地生长,更多了几番野性和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野外的原因,怀里的小狼崽又开始兴奋起来,之前还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现在已经隐约可以听到“嗷呜——”的叫声了。

萧景琰左手小心的护住小狼崽,右手在一边的矮树上折断一根树枝,用来开路之用。走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了一个山洞一般的地方,那个时候小,还相信一些怪力乱神的事情,和小殊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话本中的山神地精之所,便好奇的走了进去,没想到山洞就像是一个通道一样,走出来之后是另一番天地。

将小狼崽放在温泉岸上,萧景琰开始解自己的衣裳。腰封,外衣,中衣一层层地褪下,露出被长期包裹在衣衫之中的躯体。

列战英本来还企图用自己肉嘟嘟的爪子盖住自己的眼睛,但在衣服落下来的时候,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睁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

因着长期被包裹在衣衫里,萧景琰的身上的皮肤与常年裸露在外经受风吹雨打和大漠黄沙洗礼的脸明显不同,显得十分的白皙,虽然十分消瘦却并不觉得脆弱,身体上有着一层肌肉却又不是一般习武之人那么的健壮,简直吸引着人将手附上去仔细地一寸一寸的抚摸。

脱得只剩下亵裤,萧景琰试探着走尽温泉,水温很是舒适,让最近疲劳得到了缓解,不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稍稍的让整个身体在温暖的泉水中浸泡了一会儿之后,萧景琰走到了靠近放小狼崽的岸边,找了一个水浅的地方坐了下来,水面刚刚到腰腹部。

慢慢地把小狼抱了过来,发现一只手无法在水中将小狼崽很好的保护好,便左臂弯着把小狼崽在胸前,右手捧着水一点一点浇在身上然后轻轻的搓揉着沾满灰的毛。

力道适中,水温又如此的合适,让列战英将之前的那点羞耻心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满心想的都是萧景琰正在给自己洗澡。

本应该好好享受的列战英突然挣扎了起来 ,萧景琰竟然洗着洗着差点就碰到了那个地方!列战英这下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知道挣扎,嘴里也开始“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萧景琰既疑惑明明刚刚还在享受的小狼崽怎么又闹腾了起来,又要抱稳了防止小狼崽因为挣扎过程中滑落到水中,不得不将小狼崽抱得更紧了些。

“嘶—”

挣扎的列战英听到萧景琰仿佛吃痛般的声音猛的停下了挣扎,虽然这一声呻吟很细小,但是狼的听力太好了根本都逃不了自己的耳朵。正想着难道水里有什么东西伤了萧景琰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就在刚刚挣扎的时候,因为自己靠萧景琰的胸口太近,一不小心爪子竟然抓到了左胸口的嫣红,到现在自己的狼爪子还明晃晃地放在上面呢。

列战英腾的一下脸都红了,好在现在自己是一张狼脸,满脸毛茸茸的什么也看不见,可是爪子却是舍不得收回来的。愣了一下,列战英才恋恋不舍地将爪子收了回来,然而却在收回来的时候用掌心的肉垫不经意地按了按那抹嫣红。

“嗯。”

胸口处传来奇怪的感觉,萧景琰低下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是怀里的小狼崽不小心将爪子放在左胸口的突起上面,虽然觉得略有些微妙之感,但萧景琰并未多想,将小狼崽四只小短腿也洗干净之后放在一边干净的石头上,才开始自己擦干穿戴。

甩了甩身躯,将自己一身湿漉漉水汽甩去,又变成了毛茸茸英俊干净的小狼崽。

 

 

这般一闹腾,日已西沉,待回去的时候,已是月上西楼。

萧景琰想着时辰已晚,列战英这几日应该很是忙碌,这时候该是睡下了,让他好好休息吧,自己就不去打扰他了。至于这小狼崽,今天跑了那么远的路来看自己,现在已经开始在自己的怀里酣睡起来,还小声地打着呼噜呢。

今天去了当年和小殊一起玩闹发现的地方,突然发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觉得似乎是有些孤独。

“今天看在我帮你洗澡的份上,就陪我一个晚上,好吗?”

萧景琰轻轻问着怀中的小狼崽,回答他的却是浅浅的呼噜声,萧景琰不禁失笑。

小心地将小狼崽放在枕边,记得当初养佛牙的时候自己一直想每晚抱着佛牙睡觉,但是小殊每晚都要过来和自己挤在一张床上,佛牙自然是被林殊放在了床边准备好的窝里,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和佛牙一起睡过。

这样想着,萧景琰看着安稳地睡在身边的小狼崽,思考半晌,还是把小狼崽抱在怀中,安静地睡去。

 

沉浸在睡眠中的萧景琰感觉胸口处传来湿润的又麻又痒的感觉,伸出手拨弄了一下胸口之后,不一会儿那种感觉又再次传来,带着一定的温度和一种让人奇异的舒服,令萧景琰呻吟出声。

“嗯——”

这一声呻吟倒是将萧景琰自己给惊醒了,清醒之后胸口的异样感比半梦半醒中更明显,萧景琰只能半起身低头看去,竟然是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小狼崽拱开了自己的里衣在吮吸自己胸口的突起。

大概是饿了梦到在吮吸母狼,小狼崽并没有被萧景琰的动作弄醒,只是随着萧景琰的动作伸了伸爪子将突起抓了抓之后又含进了嘴里。

萧景琰被这只胆大的小狼崽弄得哭笑不得,却也不能这样放任下去,只能讲小狼崽从自己胸口抱下来,过程中不小心让犬齿碰到了突起,奇异的感觉令萧景琰头皮一阵发麻。离开了温热的口舌,被吮吸过的突起从一开始的嫣红变得更深了,在烛光下面显得水光潾潾的,就像上了一层糖浆一般,甚是好看。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被润湿的胸口被凉意惊起了细小的颗粒,萧景琰一瞬间有种将其放回湿热口中的想法。

甩甩头摆脱刚刚荒唐的想法,萧景琰立马用袖口擦干净了胸口的水迹,将里衣领口掩好,本来打算作为惩罚就把狼崽子丢在被子外面,但是到小狼崽离了自己的温暖瑟瑟团成一团的样子,还是心软了,重新抱在怀中,继续入睡。


评论 ( 15 )
热度 ( 48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