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二

我竟然日更了!!!!!!!!

写完作业之后立马写出来这一章,觉得自己废话特别多,写了半天还没写到正儿八经两个人的感情QAQ。。这是得写多长啊。

继续OOC,继续文笔渣,多谢喜欢和评论的各位不嫌弃,我会尽力更的~

谢谢大家!!!!



战狼【列靖】二

回京之后,因为怕仪容不整惊了圣驾,萧景琰便先回了趟靖王府稍作休整之后才进宫面圣,却没想到就是这稍作休息的举动竟然又成了梁王教训自己的理由,萧景琰觉得,自己无论做什么在梁王看来都是错误的。更何况,也许还有太子和誉王在一旁或多或少的挑拨。

不过这一切在萧景琰都不在意,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母妃在宫中平安,对自己来说便是最好的事情了。

跪在宫殿之后听着当今圣上的训诫,萧景琰脑子里想的却飘到了别处。也不知道战英的事情解决好了没,刚刚那么就没跟着队伍,莫不是身体真的出了什么差错。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便像野火一样燎原,萧景琰想着虽然战英一直跟着自己,从小未曾生过什么大病,这些年来的征战也没有受过致命的伤,但是常年沙场的人哪里不会有些伤病。而且身为自己的副将,列战英每日要忙的事情只多不少,自己虽然对于军中事务管理的还算可以,但是自己的日常琐事基本都是战英一手操办,难道真的是积劳成疾或者也有可能是多年的小伤痛终究还是伤了根本。

龙椅上皇上还在训斥着萧景琰,而跪在御前的萧景琰现在却只剩下对列战英的担心。

“景琰啊,”梁王突然叫了一声名字,将萧景琰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景琰啊,你虽然是皇子,是郡王,但是这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你既然换防回京之后未按时来复命,朕罚你去皇陵跪三个月,可有异议啊?”

梁王虽是听似疑问的语气,但是话中却带着令人必须遵守的意味。

“儿臣知错,儿臣领旨谢恩。”

萧景琰觉得不过是皇陵跪三个月,反正自己素来筋骨粗糙,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只是得先去见过母亲,好在母亲在宫中也算过的安稳而又性情温和,希望不要太过为自己担心。

萧景琰生母静嫔的芷萝宫向来与别的后妃的宫殿不同,安静祥和,没有人头攒动的喧闹也没有花朵争奇斗艳的芬芳,带着它独特的清香,淡雅又令人心情平静。

萧景琰走在宫中的路上。想着怎么才能跟母亲说,自己一回京却要去皇陵领罚,无法侍奉左右。

“母亲。”

“景琰,你回来了。快来,”挽过行礼起身的萧景琰,静嫔拉着他跪坐在桌边,“小新,快把我刚做好的榛子酥拿过来。”

静嫔的目光在萧景琰的脸上一点一点移动,继而又握住了萧景琰的手,“景琰,你瘦了,”抬起手抚摸着萧景琰的脸,自己何曾不想念自己的孩子,自从那年之后,自己的生命中唯一在乎的,也只有景琰了。偏生景琰又是个耿直的性子,没了他皇长兄的保护,与其在这皇宫之中在这金陵城中防着暗箭过日子,倒不如像如今这般,戍守边塞,虽然也是危险重重,好歹还是安全些。

“还是母亲最好,知道景琰最爱着榛子酥,每次回来都想着做给我吃,还是把我当个孩子一般。”

“你在母亲眼中,多大了不都还是个孩子。何况就是个榛子酥而已,我在宫中平日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为你做一些点心还是可以的。”

在母亲身边的萧景琰是最放松的,口中不停地吃着新鲜的榛子酥,脸上也带上了浅浅的笑容,这般贪吃的模样,看着还真像一个孩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只是萧景琰的这般模样,如今除了静嫔又有谁能看的见呢?

母亲的手艺最是难忘,吃的满足的萧景琰终究还是吞吐着说出了自己即将去皇陵领罚的消息。自静嫔手中接过一些伤药之后别拜别出宫了。

 

 

回到靖王府的时候,看到了列战英的身影,萧景琰心中终是送了一口气,看着战英的气色还不错,大概也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殿下,末将回来迟了,请殿下恕罪。”

见着萧景琰回来,列战英立马上前请罪,只是这次确实是事发突然,连自己都吓得无所适从,而且这种事情匪夷所思,令谁听见都会当成志怪传奇,怎可告知殿下,只得乖乖请罪,希望殿下原谅自己。

“身为本王的副将,身体抱恙却不自知确实该罚!”萧景琰面色突然严肃了起来,特意自称了本文。萧景琰生的一双鹿眼,若是平时就是盈盈如有水光荡漾一般,叫人心生怜惜,如今却满面严肃,鹿眼中也含着威严,却另有一番风情。“本王就罚你在本王于皇陵受罚期间管理好王府,养好自己的身体,以及——”萧景琰突然拖长了声音,突然想起来了之前捡到的那只小狼崽是说的话,“以及,好好照顾本王捡回来的那只小狼崽,三个月之后本王若是看到它有什么差池,唯你是问。”

看见列战英在听见后面照顾小狼崽惩罚之后惊异的神色,萧景琰还是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表情回复正常,列战英突然发现了萧景琰话中的异样,“殿下怎么会去皇陵受罚?三个月?”

“我进京之后回府休整下才去宫中面圣,不守规矩令父皇生气,罚我去皇陵跪三个月。”

“跪三个月,这可如何是好,就没有人未殿下你求情么?”刚说完列战英就后悔了,在这金陵城中现在谁还会未殿下求情了,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万幸了。

“末将这就去准备您需要的东西。”

“嗯,你下去吧。”

 

 

列战英回到自己房间后不禁想起了萧景琰给自己的“处罚”,照顾那只小狼崽,那小狼崽就是自己,这要是萧景琰到时候找自己要那小狼崽自己怎么给他啊!

列战英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了,感到身体不适同萧景琰分开之后,疼痛中就变成了一只小狼崽,等到自己有意识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已经到了萧景琰的怀里。

列战英发誓他不是故意往萧景琰怀里扑的啊,也不是故意越蹭越靠近胸口的!那是真的疼啊,那种时候萧景琰怀里太舒服,让他不得不屈服于自己的本能。

很小的时候,父亲曾告诉过列战英,自己同别人是不一样的,长大了就会知道,但是还未曾等到自己长大,自己的父亲便已经战死沙场了,没想到今日,终于知道了自己与别人不同在哪里。

只是,这不同也太怪力乱神了一些,这叫寻常人如何接受的了。

列战英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萧景琰之前所说的话,要不要离开萧景琰身边。


评论 ( 10 )
热度 ( 51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