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列靖】一

人物肯定OOC了。。。。我觉得自己开始写文就渣

本人脑洞飘忽不定各种大,文中有雷,各种请小心。。。。如若不适直接叉了吧。

本文主线肯定是列靖,但是我深爱的景琰啊,如果有其他感情线出现会在那章打上tag的【如果存在那一章的话】。

第一章对我来说就爆了字数,我特别的恐慌,希望能有下一章吧。

我特别喜欢战英小天使~

而且因为某位太太的:如果《翔地记》是本同人本而终究爱上了列靖,PS我超级喜欢魔卡小英这个称呼233333



战狼【列靖】一

边塞的风卷着黄沙,遮天蔽日。

塞外的天气从来就比不上金陵城,金陵城看不见如此的风沙漫天,从来就是温润的,带着南方固有的水汽氤氲了萧景琰整个少时的记忆。只是那记忆断在了那一年雪夜,在大雪中跪了一天一夜,并未修养好便被当今圣上调离至这边塞之地。有时候萧景琰会觉得,如此也好,自己也不用再留在那个如今只剩血色的金陵城,边塞的孤雁落日能更好的让自己变得更冷更坚硬。

“殿下,所有军备物资用具都已收整完毕,将士们也都已经准备好了,请殿下下令出发。”

列战英望着萧景琰挺拔的身躯,这么些年来,自己跟在萧景琰身后,一直都看着无论在何种境地都始终都挺立着的脊背,似乎在记忆中,只有一个像一个孩子一般蜷缩在一起,仿佛在期待着某种温暖。那是列战英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萧景琰的脆弱。列战英想过,如果可以永远能望着萧景琰挺拔的背影,大抵也是心满意足了吧。

“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这些年跟着我在这边远地区戍防,如今终于又能换防回京,你们应该是很高兴的吧。”

在可以是算作从小陪伴自己长大的列战英身边的时候,萧景琰会有一丝的放松,平时冷如寒冰的脸也会有些许的松动,但若是不了解的人大概也是不会发现的。

“此次换防之后也不知道再会去哪里,战英,”萧景琰突然停下来转头看向列战英,“若是此次回金陵城之后,你有了中意的女子,不妨就留在金陵城中娶妻生子吧,这么多年来的功劳,应该也能博个一官半职,也就不用再跟着去边远之地受苦。”

“殿下这是何意?莫不是末将哪里有让殿下不如意之处,竟要将末将赶走?”列战英听闻萧景琰的话,顿时失了平时的冷静,脱口而出的竟是仿若责问的话语,待话出口才觉得已是不妥,“殿下,末将并非有意以下犯上,只是殿下突然有意让末将离开,末将想知道其中缘由。”

看见列战英一脸激动不若平时的样子,萧景琰就知道他肯定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战英,我并不是觉得你哪里不好,相反,我是觉得你太好,太优秀,不应该跟着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子在外奔波。你之后可以留在京城,以你的才能应该能过的更好,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原因被埋没。”

原来不是因为自己藏在幽暗深处中不可言说的秘密被知晓,列战英终于松了一口气,“末将并不认为跟着殿下是中埋没,末将自小便是殿下的副将,从小跟着殿下,殿下便是末将效忠的主君,末将从未想过离开殿下。”

看着列战英已经是青年的模样,依稀中还有几分少年时的影子,只不过那些年少的青涩和轻狂都随着这些年的边疆战场被磨砺的干净。

其实,萧景琰还是存有私心的,他希望列战英可以不被自己所累有一个好的前程,但私心也想列战英可以留下来。毕竟就如同列战英所说,他从小跟在自己身边,曾经故人依旧在的岁月,除了自己之外,也只有他可以同自己一起回忆了吧,留在身边也是一个念想。

可是萧景琰有时候又会想,自己可以有私心么?自己的私心能实现么?列战英自小作自己的副将,这么多年陪着自己各处戍防,自己不能因为私心而……耽误他。

“罢了,既然你意如此,那便还是做我的副将吧,其他的事情,等回京再说。若是到时候你有了意中人,有了想要留在金陵的想法,就同我说吧。”

“是,殿下。”

未等列战英为殿下最终还是留下自己的决定高兴,萧景琰便转身大步往前走去。

“既然决定了继续留在我身边,便快跟上来,准备回京了。”

 

 

为了能按时回京以免受到不必要的苛责,不,就算按时回京了也会对自己有所责备,萧景琰想着,如今的自己在当今圣上的眼中,恐怕怎样都是有所失的。既便如此,萧景琰还是带着列战英等快马加鞭往金陵城方向奔去。

行至途中,列战英突然感到身体传来阵阵的不适,忽冷忽热的感觉传至全身,手不禁勒紧了缰绳。

“吁——”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马鸣,令萧景琰不得不停下疾驰,“战英,你怎么呢?可是身体不适?”

列战英努力与忽冷忽热的身体对抗着,咬紧牙关不发出呻吟,在萧景琰忽然问话的时候,只能尽力地是自己保持平时的声音。

“殿下,末将突然腹中不适,请允许末将去暗处处理好。”

想着列战英大概是因为身体不适才会如此,却没想到会是这般原因,萧景琰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莫名的类似惊愕的神色。列战英见此也只得苦笑,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又不能据实相告,知得出此下策用这种借口。

“那你先去吧,之后记得尽快跟上。”

“是,殿下,末将先行告退。”

看着列战英策马远去,萧景琰想着战英平时也是自己身边最靠得住的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之后定能追赶上来,便继续策马前行,只不过行进的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

 

 

才走了不到多久,萧景琰又被迫停了下来,只因马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团银灰色,看起来毛茸茸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物件。

萧景琰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顿生好奇,下马谨慎地靠近那一团小东西。靠近之后才发现,那一团银灰色竟然是一只小狼崽,毛茸茸的,还在呜呜的叫着,仿佛是正在忍受什么痛苦一般。

“殿下小心,荒山野岭的,这小狼崽子从何而来?殿下莫要被寻找小狼崽的母狼伤到才好。”

戚猛快步赶到萧景琰身边,拔剑护住,以防从树丛两边突然冒出的危险。

萧景琰想要起身离开,地上的小狼崽却突然往他怀中扑去,也辛苦他及时克制住自己,否则这小狼崽早就因着他的身体反应被打飞了出去。

小狼崽在萧景琰怀里仿佛因为身体的疼痛不停地往怀抱深处拱着,口中依旧呜呜的叫着,叫人听了好不可怜。

萧景琰看着自己怀中的小狼崽,又想到了多年以前,那个时候皇长兄和小殊还在,自己在春猎的时候遇到了一只死了母狼的小狼崽,那是年少,对于这些东西都好奇的很,便向皇长兄撒娇,把小狼崽留了下了自己养着。只不过,如今那小狼崽早已长成威风凛凛的成年狼,他给它取名叫佛牙。

许是忆起来那些令人开心的少年事,萧景琰的眼睛有些红红的,带着些许怀念和温柔的目光看着怀中的小狼崽。

“戚猛,这附近寂静如斯,不像是有母狼的样子,你不必太过紧张。说不定这小狼崽没了目前又被林中野兽所欺而逃至此处,与我或是有缘吧。也好,把它带回去,给佛牙做个伴。”

萧景琰抱起小狼崽,放入马背上披挂的袋子中,“如今先委屈你呆在这里了。”

“这战英没等到,倒是先捡回了一只小狼崽,过了这久还没赶上,到时候就把这小狼崽扔给他,叫他好生养着。”

萧景琰想到列战英一脸严肃地抱着小狼崽喂养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使得戚猛等人一头雾水。

“我们先走,到了城中,战英自会赶上。”


---------------------------------------------------------------------------


太晚了我觉得肯定有虫,但是没时间捉虫啦,明早捉虫。谢谢观看


评论 ( 9 )
热度 ( 46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