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苏靖】

全程我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很久不曾写过东西了,已经没有文笔这种东西,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幼儿园文笔?

觉得文不对题是很正常的,我自己都这么觉得的。很多脑子里面想的东西写出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其实在我看来这并不算是一篇文,只是自己的一些片段式的感想而已。

夜晚的金陵城很安静,很冷清。而金陵城中最威严的皇宫,在冷冷月色的映衬下,青砖黛瓦泛着盈盈的光,让本是森严的宫城显得更加幽静。

鸽子飞翔的声音打破了皇城的寂静,一闪而过的白影在黑夜中仿佛闪电,惊了那些在黑暗中孤独的人。

萧景琰看着手中的鸽子神色漠然,他知道这是来自琅琊阁的鸽子,但是他却有些不明白,明明没有多少交集的琅琊阁为什么会突然送来飞鸽传书,难道是小殊?

但当萧景琰打开书信,真的知道梅长苏并未战死沙场的消息的时候,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冷静,仿佛本该如此。

一年前,大渝兵败,梅长苏战死沙场的信传来的时候,萧景琰仿佛回到了十三年前刚从东海回来的时候,金陵的天特别特别冷。

原来,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萧景琰觉得,本来十三年已经习惯了的寂寞凄冷,在中途被强迫着塞进一丝温暖后又被迫失去,也许自己从来就不应该得到吧。

如今,知道了梅长苏依旧活着的消息,萧景琰心里是高兴的。很高兴,多年以来的挚友还活着,只要他活着就够了,赤焰军一案早已重申,林家依旧是忠臣。至于林殊在哪里,梅长苏活在哪里,只要他过的好就够了,其他的对于萧景琰来说并不重要。

“小殊,你曾经说过,你那双手也是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如今却只能在这神秘诡谲的暗处搅弄风云。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萧景琰端坐在桌前看着手中的书信,想起出征前,梅长苏说过的话,“你有没有想过我这双手也是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如今,却只能在这宛如牢笼一般的皇宫中去履行一个帝王的职责。”

也许最初的时候,萧景琰是怨过的,怨梅长苏在把他推上皇位之后自己就潇洒的离开了,去将热血抛洒在林殊应该在的地方。

“小殊,既然你到最后只是想作为林殊活一次,我是不是,就应该成全你。从此以后,既然我不能作为萧景琰活着,那么我希望你可以作为林殊活着,哪怕只是一次,只要是你希望的。”

点燃了书信,看着纸张在火焰中渐渐变成灰烬,就像是曾经与林殊在金陵城中打闹玩耍的萧景琰渐渐消失在时光中一样,留下的,只是被黑暗笼罩的皇城中的君主。

萧景琰突然想起来自己送给林殊的那颗鸽子蛋大小的东海珍珠,当初自己找到那个珍珠之后欣喜万分,脑海中满满都是林殊收到珍珠之后的笑脸。为了保存好那颗珍珠,萧景琰亲自寻来东海特产的木材一点一点雕刻成保存珍珠的盒子,虽然平凡普通,但因是送给林殊的礼物,萧景琰都是亲历而为的。

“小殊,我送你的珍珠用我亲手雕的木盒存放。你送我的皇位你送我的天下,大抵用的就是宫城为盒吧,看起来是将我保护起来,实质上,不过是一个牢笼。一个华美的,人人羡慕的牢笼罢了。”

怨也只是曾经,萧景琰就知道自从皇长兄离开自己就已经没有了任性的权利,无论是曾经争夺帝王之位,还是如今已为君王的职责,都容不得自己任性了。

“从此,我将困在着金陵城中,那小殊,你便代我去看看你所希望的我治理的盛世江山吧。”

 

 

 

 

 

 

 

以下是邪教冷CP,慎入慎入慎入!!!

“为王如何不好,寂寞又如何,千年的寂寞于我不过转瞬,如今你为王,有我相伴于这金陵城中,创立一番盛世伟业可好?”

宫殿中蓦然想起一道声音,带着千年的沧桑似乎又蕴含着勃勃的生机。

“何人在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

“吾名王耀,从今以后陪伴你的人,与你共同困于这皇城之中的人。”

记得很久之前玩仙五前传的时候,龙溟大哥在对楼兰王的时候有过这么一句话“王本就是民献给国的祭品,领受民之膏血,是为以王之牺牲换取国之昌盛。”而且景琰从一开始就对皇位无意,我一直觉得去争夺那个位置只是他想为皇长兄,想为赤焰军翻案的手段,没有选择只能这样做。王是民献给国的祭品,而成为君主之后,国和民对于萧景琰来说就是责任,对于景琰的本心来说,大概就是困吧。多少人追求的皇位,说到底不过是无尽的责任和失去的自由而已。。如果可以选择,萧景琰更希望的是血战沙场吧QAQ

反正都是自己的絮絮叨叨啦~至于最后的邪教冷CP算是自己的私心啦~正儿八经的cp还是苏靖啦,只不过越来越觉得也许苏靖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也是一种结局吧。但是又希望有人能陪着景琰,就想到了也是一直孤独看尽世间的耀君了,不接受的后面自动屏蔽吧,谢谢。

评论 ( 11 )
热度 ( 30 )

© 唯琰琰与薇薇不可负 | Powered by LOFTER